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2/26)是我跟大白的結婚周年紀念日。一年前的這天,我們在一個很荒誕的狀況下公證了。時間好快,然後我們也非常有生產力,一年內多了一個新成員阿兔出來。

雖然兩個人都累得半死,還是硬要出去吃飯慶祝 (其實是我真的吃無味的月子餐吃到快瘋掉了,在家裡餵奶換尿布也悶到快發霉啦!)

 

怎麼只有我們兩人一狗呢? 因為方阿兔在睡覺啦!

這一天我也喝了我一年以來第一杯酒 (我好可憐>"<) 果然是太久沒訓練,喝兩口我就頭暈暈眼茫茫,弱的很啊......

 

*****

白: 嫁給我還不錯吧......

我: 明明就是你賺到吧......

布卡卡: .............

方阿兔: Zzzzzzzzz

******

 

 

Aroma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5從醫院回來,莫名其妙阿兔居然就滿兩週了! 從剛生出來腫拋拋紅通通的小人,變成人模人樣了!

(Day 11)

豪邁的睡姿,這個是跟他阿爸一模一樣的睡姿,小孩果然不能亂生啊XDDD

(Day 2)

這是生出來第二天,本來因為生產時的狀況,阿兔需要在嬰兒特別照顧病房觀察48小時,不過因為他實在太健壯了,連醫院這個專門賺錢的部門都找不到理由繼續觀察他,24小時候就被放到媽媽病房裡了。手上跟媽媽一樣打著點滴,一出生就打著抗生素,好可憐>"<


半個滿月,也是值得小小回顧跟慶祝一下:)

我把照片PO在FB,結果收集到N個像爸爸的comment.......

是真的有那麼不像我嗎@@

像爸爸?

(好像是蠻像的喔~)

還是像媽媽?

好小的腳~

還是像阿公阿罵?

基因真是很神奇的事,我一直以為大白是像爸爸,這張照片才發現他笑起來超像媽媽的!

 

現在唯一發現明顯有我基因的地方就是這個腳趾頭啦XDDD

我的腳趾頭可以分開活動,可以撿東西,還可以彈鋼琴喔

這個腳趾頭是我的基因啦,哈哈。

這個雙下巴,咳咳,不是我的基因。我沒有雙下巴......

這張照片是來亂的,好像顏清標喔="=

我也不知道怎麼取的鏡頭,照的這麼醜,哈哈,可是還蠻有喜感的。

阿兔臉上是他自己抓的,戴了手套又被掙脫,果然是個不受束縛的水瓶座。

 

眉毛是我跟大白的共同傑作: 眉型像他,但是眉毛濃比較像我......

這個胖嘟嘟的臉,跟黑麻麻的眼睛,應該每個北鼻都長這樣吧,我就不再自我陶醉了:P

像誰都好,只要你健康快樂的長大。

Alvin, 半月快樂~

Aroma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前情提要:

【方阿兔Alvin】誕生 歷史性的一刻 Part 1 (updated:Feb 11th)

 

待在西北醫院的待產房間中,我忍著越來越頻繁的陣痛,加上十幾個小時的疲累,真的覺得整個人好渺小。大白也累到沒辦法每次我鎮痛都握著我的手(我可能也快把他的手骨握斷了)他開始看著我扭曲痛苦的臉,擺出呆滯的表情......

待產室的護士很忙也很冷酷,每次按鈴叫她,大概要十分鐘之後才會出現;又不願意給我止痛的葯。說如果要無痛分娩的話,要真的推進產房才能打,現在他們甚至不能確定要不要收我(要看產程進行的狀況)

做了內診後,發現開了三公分。醫院跟Belmonte聯絡,Belmonte說已經比之前開了,所以要留院生產了。

(這時我心裡只想,X的廢話,我痛的喵喵叫了,還不收我,那我還沒生出來就會因為疼痛爆錶而翹辮子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用在這個時候。本來說已有產房空出,結果一個不知哪來的孕婦,因為已經開七公分了,就早我一步送她進去。還好沒多久之後,我也得到了產房一間。

進產房,我以為應該是要整個推輪椅或是推床進去吧!不! 並沒有,我要走路進去......還在不同樓層咧~冷酷的護士甚至不太幫我們拿東西,還好她是我們碰到唯一一個冷血護士。

我忍著鎮痛幾乎是連滾帶爬走進產房後,我的無痛分娩馬上就來了。中間做了不知多少次的內診,終於打無痛了。

打無痛的感覺,也不太舒服;但是一直想像著之後的舒服,忍一忍也就過了。打了無痛之後,大約一個陣痛的cycle後開始生效,麻醉醫生跟我說病床左側的按鈕就是劑量控制,我只要覺得痛,就可以按一下加強。

過一陣子Belmonte終於進來了,她的臉看起來有點嚴肅;跟我們簡單告知她的做法---會將羊水戳破以加速產程,預計可以在當天晚上或是隔天一清早生產。

接下來又是無止境的等待。


**************************************************

六點多進產房,九點多以人工方式將羊水戳破。有了無痛分娩magic button的我,一點痛苦的感覺都沒有,只覺得頭很昏沉跟肚子非常餓。跟公婆還有台灣爸媽報平安後,又開始等。

大約是半夜,我不知甚麼原因開始發燒,所以打了antibiotics。

住院醫生有提到,因為我可能有感染,導致發燒,所以北鼻出來也必須打antibiotics......

 

**************************************************

早上了,我睡睡醒醒,一直討食物但是頂多得到一點瓶果汁,跟碎冰塊,我的肚子整個餓翻,我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力氣生產了。這時子宮頸已經開九公分左右了。等到子宮頸全開的時候,也就是我要開始push的時候了。

Belmonte進來準備,整個產房只有Belmonte醫生、一個很有經驗的護士、跟大白和我 (當然還有還在肚子裡的阿兔)。我把產房裡的電視頻道設為大自然頻道,想隨著蟲鳴鳥叫的背景音樂中把阿兔生出來。

因為我沒有去上過任何的prenatal classes,醫生很快的教我要怎麼呼吸,然後指派大白來抬我的腳......

等等等! 大白抬我的腳?? 他是自己被抽一管血都會腳軟的人耶! 我一直想要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之前還一直囑咐他站在我的肩膀旁邊就好了啊! 我並不想造成他日後的心理障礙....>///<

可是看情形是沒得選了,我一邊努力用力,還一邊注意他的臉,好像有點扭曲,又很心疼的樣子。我問他: Are you okay?

他回我: You worry your part. I worry my part.

就這樣,伴隨著蟲鳴鳥叫,一個產房中只有一個醫生跟一個護士,舉我腳喊1,2,3,4,......10的是我老公,我在整個平靜的產房中用力了兩個小時。不痛,但是很累,我也完全沒有力氣了;胃痛一直侵襲著我,我只想趕快把阿兔生出來,然後吃一大陀香草冰淇淋。(好,我知道這個連結很怪異,但是當你餓到沒力還要生產的時候,只能靠假想食物來支撐意志力)

 

***********************************************

 

用力了兩個多小時候,醫生覺得我大概沒體力了。就說現在有兩個選擇: 1. 產鉗 2. 剖腹

使用產鉗對於媽媽的傷害會比較大,對於北鼻可能也會有點表皮傷。所以我兩種都不想要,說我要繼續push,醫生就說: OK, Show me what you got.(來激將法就是~)

醫生護士又繼續讓我push了兩次,還是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我只好接受了產鉗的選擇。

 

**********************************************

 

一接受這個選擇,產房場景換的比舞台劇還快: 醫生快速動員另一位動作很俐落的黑人產科醫生(大概是程序比較複雜,需要另一個幫手跟second opinion)、小兒科團隊整組人進來待命、麻醉醫生等等。

手術燈大開,手術台/其他械具也一起推入,整個大陣仗來了,我有點慌,想說這麼大陣仗,我是怎麼了嗎?

醫生解釋因為羊水破了蠻久了,胎便可能已經排出,如果胎兒吸入會造成危險,所以小兒科團隊要在阿兔生出來後,還沒哭之前先"處理"他,確定沒吸入後,才會讓他哭。

麻醉醫生站在我的左側,跟我說有任何痛就要告訴他,然後開始打我的麻醉;其實在無痛分娩時,我的腿就很麻了,打了麻醉後,我應該是整個下半身都沒知覺。

醫生很快的商討阿兔的位置,把產鉗伸入,然後他的頭就出來了。他們再引導我再用力push一次,很快地,阿兔就在2/3 早上10:11 AM來到了人間。

 

*************************************************

Alvin Fang,方阿兔,從選擇出生的時間跟過程就這麼反骨,看我以後是很難駕馭他了......冏。

 

<End>

 

 

 

 

 

 

 

 

Aroma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還來不及寫完我冗長的生產紀錄,先來update一下我跟阿兔目前的狀況

 

1. 出院之後,我因為生產使用產鉗等導致的撕裂傷紅腫沒有消退,反而越來越腫,大家都說會痛個一兩個禮拜是正常的,不過我是惡化,所以去看了醫生。2/7很忙,剛出院幾天,早上戴著Alvin去看小兒科,火速把他送回家後且餵完母奶後,扒了幾口飯趕快出門去看我的主治醫師。

大白因為在停車,所以我一個人進診間。

醫生說我傷口感染了。為了要讓它好,當場"處理"了發炎的狀況---就是把發炎膿腫的部份清理擠壓.......

我一整個在診間裡大哭大叫,我的醫生只能一直安撫我說一定要這樣處理,請我忍一下。這個疼痛比生產的痛更難忍......

出了診間,大白在外面等我,我看到他就眼淚啪啦啪啦的流,想說我好難當一個堅強的媽媽,我只想要身體趕快好,好好照顧我的阿兔。

 

2. 痛: 傷口紅腫的痛、子宮收縮的痛、脹奶的痛、餵奶的皮肉痛......生兒育女真的不簡單,大家都要孝順媽媽! 還有感謝公婆遠從台灣前來照顧我們,時時關心我的狀況,不讓我做任何事。要是沒有他們在,不知道情況會怎樣= =" 這個過程中,我也是一直在學習依賴別人,自己獨立慣了,總是不習慣接受幫助,但是阿兔的到來,也讓我覺得自己好渺小,不是甚麼事情努力一下撐一下就可以自己搞定,人生很多時候,我們都需要學習接受伸出的援手,然後心存感謝。

3. 阿兔仔出院之後就開始暴食,某天晚上他吃了不知道是同齡baby(一週大)的幾倍的奶量,把我跟大白都嚇死,想說是餓鬼附身嗎? 去看小兒科的時候,醫生說既然想吃就讓他吃,然後,這小子居然增重了!! 一般baby一開始體重都會降一些,沒想到他居然變成八磅啦!! (7 lbs 12 oz---->8 lbs) 大約3630g啦!!

4. 雖然傷口狀況不穩,如果沒有辦法用抗生素完全壓制,就必須再挨一刀,但是我的身材火速的恢復中,非常驕傲,哈哈哈。我很乖的吃著營養但是無味的月子餐,也規律的餵著母奶 (這消耗非常多卡路里!) 所以短短產後一週,我的水腫跟肚子幾乎全消了! 目前只比懷孕前重7磅~!這非常能撫慰我因傷口不好而沮喪的情緒。

 


 

<updated: 2/23/2011>

趁著阿兔午睡中來更新一下.....


1. 跟著北鼻的2.5-3小時一次的餵食/睡眠作息真的很累人,從生產到現在我最長的連續睡眠時間應該沒有超過四小時,平均都是兩個小時(因為每三小時餵食一次的話,扣除餵食/拍嗝/等他便便換尿布等一定要花的時間最快大約一小時),我每次可以補眠兩小時。但是不光是這樣,餵母乳很容易渴跟餓,所以我還要照三餐吃跟吃點心,所以每次阿兔睡著後的時間(大約1.5小時),我就要戰鬥的把握時間吃飯或是洗澡或是上廁所(加上我還需要清洗傷口)跟睡覺......

我快黑到下巴的黑眼圈,就是這麼來的。

剛剛跟也是新手媽媽的友人聊天(我是一邊吞午飯一邊講電話的,不是真的有時間聊天@@),就說到大家都只說到養北鼻有多可愛甜蜜,都沒有談到這非人如同人間地獄般的前幾週!!!不過因為我看友人現在狀況很好,所以我也衷心期盼我那一階段的到來......


2. 這個禮拜一去我醫生那邊做了複檢,我的傷口感染已經控制住且在恢復中了!!! 終於不用隔幾天就跑診所了!

Aroma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167834_186493758050578_100000698660888_498176_164529_n.jpg

 

Feb 3, 2011. 10:11 AM 兔年農曆大年初一 (美國時間),我們的阿兔誕生了。

方阿兔英文名兒是Alvin,意義是precious, noble friend。中文名還沒有生出來~

並沒有像我想的那麼容易--生產就是跟去醫院大個便一樣,我的生產過程充滿了變數跟戲劇化的轉折。

 

因為現在在坐月子跟修養身體以及適應我的新角色,短期間可能很難UPDATE更多訊息,不過還是要上來跟關心我的人報告一下。

我消失了一段時間,從懷孕38週記錄到現在,是因為我已經把阿兔生出來啦:P

 

 


 

2/2 ,公婆剛到幾天,大家前一天還在忙著採買過年的圍爐食材,不巧,碰到了美國五十年來最猛烈的暴風雪。2/4是我的預產期,我開始緊張,不會吧,阿兔啊,你不要這麼巧的在這暴風雪的時候給我報到啊!

當天下午是最後一次的產檢,產撿的時候醫生還幫我安排了要是過期不生的下一次檢查,當時只覺得肚子悶悶痛,假性陣痛來的瓶率越來越高,但是還沒有任何產兆。

因為婆婆怕狗,所以前幾天就先送方少爺去旅館冬令營了,不過後來婆還是不希望我們多花這個錢,所以我們去接了方布卡回家,還去買了年菜等等,因為大雪,整個市區大塞車,在車上我已經覺得蠻不舒服的了。

回家之後就發現落紅了。

打電話去診所問,值班的醫生都很制式回答: we only care if your contraction is 5 mins apart. (鎮痛才要去醫院,你等鎮痛每五分鐘一次的時候再打來......)

大約半夜三點多,我開始陣痛了。

鎮痛的感覺一開始很像經痛,我拿出我的iphone裝的contraction calculator來計算頻率跟時間。外面下著猛烈的大雪,我一邊忍著每八九分鐘來一次的陣痛,一邊心想著: 該不會真的要call 911才到的了醫院吧!!? (話真的不能亂說,前一天晚上我才在跟友人說如果真的暴風雪的時候要生了,我看我直接報警比較快!!結果......)

想說前一天晚上的false alarm,讓大白前一夜也沒睡好,我就緊盯著我的calculator,其實心裡有點抗拒,總覺得一切來的太快......其實,一點都不快啊。

我從三點多忍到五點多,發現頻率已經從每九分鐘變成每八分鐘,想說這樣好像真的是真的陣痛了耶;才把大白踢醒。

大白醒了之後也有點慌,因為外面雪茫茫的一片,是我們在芝加哥多年來,從沒見過的景象。哪裡只是積雪,連路都不見了,整個街景都被雪淹沒了。大白跟公公去剷雪,試著想把車子開出車庫,結果果然車子連車庫都出不來。

我忍著痛先去洗澡洗頭,到了七點多,我還躺在床上數鎮痛,一邊又昏昏欲睡。公婆一直進來查看我的狀況。

大約八點,我們決定要叫911了,叫了之後應該不到十分鐘吧,芝加哥fire department的救護車就殺出一條路,飆進六個大漢,衝進我房間,當時我還在蹲廁所,他們就狂敲門,大概很怕我把baby生在馬桶裡吧= =

因為標準程序,他們只能送我去最近的醫院,不能送我去我原先要生產的西北醫院。

進了St. Mary醫院,我現在的記憶都不清楚了。只記得我被放進ER的一間房,問一大堆問題,插上點滴,然後大白忙著聯繫我的婦產科診所。沒想到,暴風雪的關係,連診所都停業了!!

(就是這麼扯,我心裡想,我該不會真的要在陌生的醫院,跟陌生的醫生接生吧!!??)

St. Mary醫院沒有我的病例,也沒有我的任何產檢資料,又連絡不上我的診所......所以我又被抽一堆血,為了重做一堆我之前早就做過的檢查。

做了內診後,發現我只開了兩公分。

我的陣痛越來越強,已經到了我沒辦法優雅的呻吟跟喘氣的地步,開始要跟隔壁跟我同病相憐但是已經開七指的孕婦車拼了。

(話說回來,當天ER包含我在內,有三個即將臨盆的產婦,我才開兩公分,另外兩位都很靠近臨盆了! 然後三個都是懷男生,護士就一直在說,男生真不乖,這種天氣要出來~)

做了一堆檢查後,我被送到產房開始接受觀察,St. mary醫療團隊評估我的狀況是不穩定,所以我必須被留院觀察24小時! 我聽到這個消息頭都麻了,我不覺得我24小時之內不會生,意思就是他們要強迫我在他們那裡生產嘛!!

依稀只記得,那邊的醫生跟護士都出奇的nice,但是他們不放我走,也不幫我轉院,很明顯的就是把我的case當做一個大外快個案在處理。

快靠近中午的時候,我終於得到了第一針止痛針,打下去後我意識一片模糊,卻還可以開玩笑......我記得我好像跟護士跟大白說: I feel so drunk. I havent felt so drunk since I got pregnant!

昏昏沉沉睡去一個小時候,我的藥效也慢慢減退,我跟大白說,我不想在這裡生,他一邊在查我保險有沒有cover St. Mary醫院跟醫生,一邊連絡我的主治醫生Dr. Belmonte.

沒多久後,Belmonte回電了。

她希望我們在沒有任何交通安全疑慮的狀況下,去西北醫院生產。

St. Mary的婦產主治還不願放人,後來大白轉述,意識模糊的我居然還可以跟護士argue說:XXX醫師根本沒有診斷我,如何得之我的狀況不穩定???需要留院觀察?

(我想我當時的腎上腺素應該是爆錶吧! 一邊鎮痛,一邊昏沉,還要跟死要錢醫院鬥智......)

後來我們簽署了release form,簡單來說就是我執意要離院,所以St. mary醫院完全不負任何媽媽或是北鼻的生命安全責任。

************

人在異鄉,有好朋友真是好。D&L couple聽到我們的狀況,馬上從市區破雪而來載我們。大家也許覺得不過就是一個ride,沒甚麼大不了。不過其實他們護送我們去市區醫院的路上,很多路都是不通的,整個被大雪覆蓋,很像電影2012的場景。說他們是破雪而來一點也不誇張。

我在路上還跟L開玩笑說,大叔,我在你的車上吐過,在還要在你車上生小孩哩!

**************

下午六點多,進了西北醫院之後,先沒進產房,在一個小小的待產房間等待做檢查,我之前的藥效完全退了,從開始陣痛到當時,已經15個小時了。待在這裡的兩個小時,是我人生最痛苦的兩個小時......

 

(待續)

 

 

 

 

 

 

 

 

 

Aroma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