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方阿兔Alvin】誕生 歷史性的一刻 Part 1 (updated:Feb 11th)

 

待在西北醫院的待產房間中,我忍著越來越頻繁的陣痛,加上十幾個小時的疲累,真的覺得整個人好渺小。大白也累到沒辦法每次我鎮痛都握著我的手(我可能也快把他的手骨握斷了)他開始看著我扭曲痛苦的臉,擺出呆滯的表情......

待產室的護士很忙也很冷酷,每次按鈴叫她,大概要十分鐘之後才會出現;又不願意給我止痛的葯。說如果要無痛分娩的話,要真的推進產房才能打,現在他們甚至不能確定要不要收我(要看產程進行的狀況)

做了內診後,發現開了三公分。醫院跟Belmonte聯絡,Belmonte說已經比之前開了,所以要留院生產了。

(這時我心裡只想,X的廢話,我痛的喵喵叫了,還不收我,那我還沒生出來就會因為疼痛爆錶而翹辮子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用在這個時候。本來說已有產房空出,結果一個不知哪來的孕婦,因為已經開七公分了,就早我一步送她進去。還好沒多久之後,我也得到了產房一間。

進產房,我以為應該是要整個推輪椅或是推床進去吧!不! 並沒有,我要走路進去......還在不同樓層咧~冷酷的護士甚至不太幫我們拿東西,還好她是我們碰到唯一一個冷血護士。

我忍著鎮痛幾乎是連滾帶爬走進產房後,我的無痛分娩馬上就來了。中間做了不知多少次的內診,終於打無痛了。

打無痛的感覺,也不太舒服;但是一直想像著之後的舒服,忍一忍也就過了。打了無痛之後,大約一個陣痛的cycle後開始生效,麻醉醫生跟我說病床左側的按鈕就是劑量控制,我只要覺得痛,就可以按一下加強。

過一陣子Belmonte終於進來了,她的臉看起來有點嚴肅;跟我們簡單告知她的做法---會將羊水戳破以加速產程,預計可以在當天晚上或是隔天一清早生產。

接下來又是無止境的等待。


**************************************************

六點多進產房,九點多以人工方式將羊水戳破。有了無痛分娩magic button的我,一點痛苦的感覺都沒有,只覺得頭很昏沉跟肚子非常餓。跟公婆還有台灣爸媽報平安後,又開始等。

大約是半夜,我不知甚麼原因開始發燒,所以打了antibiotics。

住院醫生有提到,因為我可能有感染,導致發燒,所以北鼻出來也必須打antibiotics......

 

**************************************************

早上了,我睡睡醒醒,一直討食物但是頂多得到一點瓶果汁,跟碎冰塊,我的肚子整個餓翻,我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力氣生產了。這時子宮頸已經開九公分左右了。等到子宮頸全開的時候,也就是我要開始push的時候了。

Belmonte進來準備,整個產房只有Belmonte醫生、一個很有經驗的護士、跟大白和我 (當然還有還在肚子裡的阿兔)。我把產房裡的電視頻道設為大自然頻道,想隨著蟲鳴鳥叫的背景音樂中把阿兔生出來。

因為我沒有去上過任何的prenatal classes,醫生很快的教我要怎麼呼吸,然後指派大白來抬我的腳......

等等等! 大白抬我的腳?? 他是自己被抽一管血都會腳軟的人耶! 我一直想要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之前還一直囑咐他站在我的肩膀旁邊就好了啊! 我並不想造成他日後的心理障礙....>///<

可是看情形是沒得選了,我一邊努力用力,還一邊注意他的臉,好像有點扭曲,又很心疼的樣子。我問他: Are you okay?

他回我: You worry your part. I worry my part.

就這樣,伴隨著蟲鳴鳥叫,一個產房中只有一個醫生跟一個護士,舉我腳喊1,2,3,4,......10的是我老公,我在整個平靜的產房中用力了兩個小時。不痛,但是很累,我也完全沒有力氣了;胃痛一直侵襲著我,我只想趕快把阿兔生出來,然後吃一大陀香草冰淇淋。(好,我知道這個連結很怪異,但是當你餓到沒力還要生產的時候,只能靠假想食物來支撐意志力)

 

***********************************************

 

用力了兩個多小時候,醫生覺得我大概沒體力了。就說現在有兩個選擇: 1. 產鉗 2. 剖腹

使用產鉗對於媽媽的傷害會比較大,對於北鼻可能也會有點表皮傷。所以我兩種都不想要,說我要繼續push,醫生就說: OK, Show me what you got.(來激將法就是~)

醫生護士又繼續讓我push了兩次,還是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我只好接受了產鉗的選擇。

 

**********************************************

 

一接受這個選擇,產房場景換的比舞台劇還快: 醫生快速動員另一位動作很俐落的黑人產科醫生(大概是程序比較複雜,需要另一個幫手跟second opinion)、小兒科團隊整組人進來待命、麻醉醫生等等。

手術燈大開,手術台/其他械具也一起推入,整個大陣仗來了,我有點慌,想說這麼大陣仗,我是怎麼了嗎?

醫生解釋因為羊水破了蠻久了,胎便可能已經排出,如果胎兒吸入會造成危險,所以小兒科團隊要在阿兔生出來後,還沒哭之前先"處理"他,確定沒吸入後,才會讓他哭。

麻醉醫生站在我的左側,跟我說有任何痛就要告訴他,然後開始打我的麻醉;其實在無痛分娩時,我的腿就很麻了,打了麻醉後,我應該是整個下半身都沒知覺。

醫生很快的商討阿兔的位置,把產鉗伸入,然後他的頭就出來了。他們再引導我再用力push一次,很快地,阿兔就在2/3 早上10:11 AM來到了人間。

 

*************************************************

Alvin Fang,方阿兔,從選擇出生的時間跟過程就這麼反骨,看我以後是很難駕馭他了......冏。

 

<End>

 

 

 

 

 

 

 

 

創作者介紹

Newbreath's Blog

Aroma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卡巴姐
  • 你的生產內容太驚悚了!!!
    我以後要選剖腹~~

    阿兔真可愛愛~
  • 剖腹也有剖腹的風險,而且恢復較慢喔~~
    反正妳真的懷孕了之後再來好好考慮吧:)

    AromaBaby 於 2011/02/19 06:48 回覆

  • bluereneeneko7
  • 天吶~~~光用看的我都痛起來了~~~
    你的產程真的是太辛苦了><
  • 對啊,而且很神奇的是
    我現在都已經快忘了!
    媽媽果然是神奇的人種

    AromaBaby 於 2011/02/19 06:49 回覆

  • lukai09
  • 好可憐喔~ 那天在電話裡聽妳形容,聽得我都覺得痛了~ 生孩子還真是狀況多多。現在傷口發炎狀況有好些了嗎?
  • 是啊,快跟妳不相上下啦! 不過妳住院那麼多天更可憐啦~我現在好多了,感染已經控制住了,現在就沒那麼痛了

    AromaBaby 於 2011/02/19 06:50 回覆

  • bluereneeneko7
  • 我想那個懷孕和生完小孩的健忘症就是為了忘掉生產的恐怖而存在的~~哈哈><
  • 訪客
  • 恭喜你生完了…
    你家阿免真的滿皮的。
    感覺我家小兒對我還滿好的,雖然老娘我也是痛到哇哇叫,可是沒多久就自己溜出來了。
    辛苦了,接下來的挑戰更多喔!!
  • selenekao
  • 樓上是我留言啦…